旅游走出去 鲁山更出彩

  “你问我玻璃吊桥有多火?我给你讲一个最夸张的例子吧。鲁山一个公司,在广州某景区投资了个1000万元的项目,一个国庆黄金周过去,7天就收回了成本。”

  说这话的,是徐志国,河南尧山大峡谷漂流集团的董事长。很多人知道,徐志国靠漂流而起家,是名副其实的“漂流大王”。但少有人知道,如今,其旗下的旅游帝国版图已经扩张到全国各地,投资的品种也从漂流扩充到玻璃桥、滑道、索道等各个种类,在广西龙脊梯田、杭州市太湖源、桂林阳朔蝴蝶泉、哈尔滨市香炉山等45个景区,都有项目布局。

  与徐志国同时期起步的旅游大佬,还有贾小仓。其率领的河南尧山投资集团,从投资鲁山画眉谷景区开始做起,一直在旅游的道路上奔跑,新晋网红景区墨子古街正是其扛鼎新作。除此之外,贾小仓还在滑道、漂流等市场上深耕。专业化、标准化、规范化的水平,使其在省内外景区的邀约不断,合同如雪片般飞来。目前,以贾小仓为大股东,在全国建的滑道有19条,尧山镇在全国建的滑道有50多条。

  在徐志国、贾小仓等企业家的影响下,鲁山县正在掀起一股旅游投资热潮。尤其以尧山镇和赵村镇最为突出,集聚了一大批大大小小旅游投资商。

  行走鲁山,你会发现一个特殊的现象,那就是鲁山人喜谈旅游,善做旅游。哪个地方投资前景好,亲朋好友一商量,立马开投。不少村级干部,手中都有旅游投资项目。

  汪洋,现任尧山镇营盘沟村村支书。年轻时跟着本地工程队打工,然后逐渐成为内行。做玻璃栈道、吊桥这些,没有经验技术是不可想象的。然而,谁拥有了技术,谁就拥有了市场。现在,汪洋的投资项目有,鸡公山景区桃花寨玻璃天桥、驻马店乐山景区的玻璃栈道、福建厦门鼓鸣岩玻璃栈道等。

  就这样,人无我有,人有我强。在鲁山实践发展,到全国扩展。鲁山旅游人迅速摆脱了县域的局限性,在更大的空间和范围内发展旅游产业。一方面提升了鲁山旅游的名气,另一方面也为鲁山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

  “如今,鲁山的旅游业态如雨后春笋一般磅礴而出,漂流、滑雪、玻璃吊桥、玻璃栈道、高空滑漂花样翻新,如同当地著名的‘揽锅菜’一样,各种材料一应俱全、揽入一锅、互相调和,时时都有新的滋味。”鲁山县委书记杨英锋说,旅游业态的多样化,给鲁山旅游的转型升级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动力和活力。

  每年夏季,鲁山县尧山镇便会成为中原大地的焦点。丰富多彩、疯狂刺激的漂流活动,吸引众多游客翩然而至。但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引起游客对鲁山漂流“撞脸”、管理混乱等诟病。

  “那时候,在鲁山经常遇到低价兜售的,十几元就能玩漂流,但去了之后发现,有时候根本就没船,甚至几个人争抢一条船,很不安全。”游客张先生对此心有余悸。

  有游客是好事,但怎样把游客服务好,品质提上去,才是长久之计。因此,鲁山县以漂流行业的整合提升作为突破口,推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

  在各级领导指导协调下,鲁山县尧山镇境内的尧山第一漂、尧山通天河漂流、尧山大峡谷梦幻漂流及尧山大峡谷漂流4家漂流企业,整合为河南尧山大峡谷漂流集团,统一开展旅游项目的包装运作。

  “将主要景区放到一个大盘子里统筹考虑,既便于实施旅游项目的提质升级,又树立了‘尧山漂流’品牌的良好形象。”县长李会良告诉记者,整合后的尧山漂流,充分发挥各漂流线路的不同优势,推行差异化竞争策略,游客趋之若鹜。

  “我们今年管理得很轻松,公司旗下漂流每家定位都不同,票价也不同。年轻人玩刺激的,小朋友玩亲子的,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漂流项目。”负责运营管理的徐志国告诉记者:“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几家漂流景区统一进行车辆调配,统一进行船只协调,哪里有困难,集中去支援,自然就忙而不乱了。”

  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在旅游企业自身赢得发展机遇的同时,也大大带动了当地农家乐、土特产、果蔬采摘等行业,在旅游扶贫方面立下汗马功劳。

  徐晓蕾,一位本很普通的家庭妇女,建档立卡贫困户,如今却是隆昌快捷酒店的女老板。

  变化来自天瑞旅游集团在鲁山掀起的大开发。“当时,对搬迁这事,俺是非常抵触的,熟悉的环境、熟悉的街坊邻居,自己不愿意离开,哪能想到后来竟能靠旅游致富呢?”徐晓蕾告诉记者。

  而徐晓蕾仅是天瑞旅游集团带动下的一个旅游扶贫的案例。当初,一起同她家搬出来的赵村镇上汤村村民,有100多家都在做农家乐。

  随着精准扶贫工作的需要,也为了进一步凸显旅游龙头企业的带动示范作用,2017年,天瑞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二川担任了景区周边河南村的村支部书记,帮助村里建文化广场、修路、装路灯、盖起村办卫生室。目前,徐二川正依托天瑞旅游集团的景区建设规划,让更多的村民早日吃上旅游饭、走上致富路。

  墨子古街风景区管委会总经理张怀发介绍:首先,景区以每亩每年1000元的价格,补偿被占用地的村民,目前已参与入股41户,村民因旅游开发获得了第一笔稳定的可持续的收入。

  其次,墨子古街景区利用现有条件,开发了大批经商及务工岗位,打造农民工返乡创业平台,并给予政策上首年免房租、免提成的优惠措施。其中吸纳当地建档立卡的贫困户4户,每户平均收入8万元以上。

  另外,墨子古街景区还为贾店、新庄、想马河等没有经商条件的贫困村的46名贫困人员,提供保洁、花草种植、保安等岗位。月薪1500元~2500元间。

  同时,鲁山的阿婆寨、画眉谷等各景区,都在以带动农家乐、吸纳用工等多种方式,带动农民增收致富。

  陈广文也是受到鲁山县旅游大开发恩惠的人。如今,他向天瑞旅游集团旗下的福泉温泉大酒店长期供应包括香菇、木耳、土鸡、土鸡蛋等各种土特产品。“一年下来,光供应福泉酒店的土特产就有30多万元,不要说往外地走货了,就供应本地也变得很吃紧。”陈广文告诉记者。

  为了解决这个甜蜜的烦恼,陈广文开始考虑农业合作社的路子。把种植户集中在一起,共同向旅游企业供货,销售给游客,大家一起脱贫致富。

  “与其他县区不同的鲁山旅游在外项目建设,也为旅游扶贫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个玻璃桥、索道等项目接下来,至少需要几十人的施工团队,工期好几个月。这一块,就能给参与建设的人,带来可观的收入。同时,等这些工程完工后,运营仍需要一些岗位,比如卫生、检票、鞋套等工作,一般都交给鲁山本地人,尤其是村里的贫困户来做。这些岗位,平均工资每月3000元,很快就可以脱贫了。”汪洋告诉记者。

  鲁山县旅游局局长陈立新介绍,鲁山县把发展农家乐作为旅游脱贫的关键性措施,制定《鲁山县乡村旅游发展实施意见》《鲁山县旅游扶贫实施意见》等文件及“农家乐”发展专项规划,并设立了“农家乐”旅游发展基金。目前,整个鲁山县已发展“农家乐”旅游村78个,专业村30个,“农家乐”1900家,从业人员1万余人,带动1200多名贫困群众实现稳定脱贫,其中,位于尧山景区附近的四道河村,超过80%的家庭开设有“农家乐”,户均年收入10万元以上。2018年上半年,鲁山县接待国内外游客590万人,旅游业已成为山区群众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

  而今,鲁山旅游实现了“乡乡有景点、四季无空白”,重点乡镇“村村忙旅游、户户干旅游”,旅游“带动了乡村、致富了乡亲”,成为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台柱子”。

  每到夜晚,位于鲁山县尧山镇的墨子古街灯火通明、流光溢彩,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在这里感受着墨子文化的韵味。在墨子古街剧场内,大型室内歌舞演出《尧山传奇》上演时几乎场场爆满。

  这是鲁山旅游转型升级、全域发展的生动例证。为打好历史文化“这张牌”,在鲁山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河南尧山投资集团投资1.2亿元,开发建设了中国墨子文化旅游区。旅游区内,墨子古街、以牛郎织女神话传说为主题的田园牧歌爱情谷、印象尧山水世界各具特色,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观光游览。

  在“走出去”的同时,鲁山旅游也在加快“引进来”,让先进的旅游业态在鲁山大地“生根开花”。他们积极促成陈向宏乌镇旅游开发集团、鲁山县和天瑞旅游集团三方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投资150亿元在国家5A级旅游景区——鲁山县中原大佛景区建设“尧山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杭州乌镇和北京古北水镇的升级版,助推鲁山文旅产业跨越式发展。

  而今,鲁山县正抢抓全国上下发展“全域旅游”的良好机遇,以深挖当地的资源优势为重点,积极启动“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工作。构建以“佛、山、汤”为核心,涵盖休闲度假、温泉疗养、礼佛养心、生态观光、漂流滑雪等丰富多样的生态旅游体系。

  谋划实施了“三河、三路、三馆、三园”和“航空小镇、文化小镇、温泉小镇、汉字小镇、花瓷古镇”建设,为鲁山旅游发展描绘了蓝图。

  “未来,鲁山县将成为大郑州的后花园。我们集中力量做几个大项目,花瓷小镇、丝绸风情园、爱情文化产业园、七夕文化产业园,培育出几个龙头旅游产业巨头。”鲁山县委书记杨英锋对此信心满满。

  一系列新业态、新产品和新概念,在鲁山这座小城“交织”,不仅释放了旅游业发展的生机和活力,也极大地推动了当地旅游产业的转型升级。中原小城鲁山,正阔步走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大道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ryphie.net/fuquanshi/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