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追思:有人接替你们前行

  总有一个时间节点,能够唤醒久远的记忆。让我们在岁月的更替中,仰望星空,感召崇高!

  在长顺县萧国宝烈士墓前,摆放着几篮菊花,黄白两色,庄重而又带着淡淡的忧伤。墓园两侧的夹壁山崖上,一棵棵苍劲的松柏,直插云天,枝叶泛着厚重的绿,那是顽强不屈的生命展现。

  1950年10月30日,萧国宝所在部队奉命清剿“贵州人民自卫救国军”曹绍华部。11月13日,为了赢得战机,萧国宝以自己的身躯堵住敌人的机枪口,壮烈牺牲。

  战斗取得胜利,萧国宝被誉为“马特洛索夫型的英雄”,长眠在他付出生命的这片土地上,他的青春和精神早已经成为一种感召,一种力量。

  “萧国宝烈士陵园”长眠着为解放长顺和建设长顺牺牲的18位革命烈士,其中,在1950年被土匪伏击杀害的长顺县第一任公安局长冯育民也安葬于此。陵园与长顺县民族中学彼此相邻,课余时间,经常有身着校服的少年,到这里来看书,学习。盛夏的周末或节假日,很多市民也会到这里来,享受一份清净清凉,同时感受一种让人崇敬的精神力量。

  1995年,父亲田应高是福泉县公安局地松派出所副所长。在一次抓捕犯罪嫌疑人时,父亲和民警邹彦刚不幸牺牲。

  当时,田景文还不到一岁半。八九岁时,他第一次完整听到关于父亲最后那次出警的述说。

  那是一个深夜,一犯罪嫌疑人逃回老家地松。父亲带着民警连夜进行抓捕,遭到犯罪嫌疑人全家的疯狂阻止,父亲和民警邹彦刚双双英勇牺牲。

  时隔很多年,讲述者口中的那个夜晚,成了一盒录像带,反复在田景文的脑海中播放。激烈的搏斗、击打在父亲和邹彦刚身上的棍棒、砍刀,山村夜晚惨烈的疼痛、鲜血……

  在填报高考志愿时,他毅然填写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如今,他是黔南州公安局指挥中心一名民警。他觉得是父亲给予自己力量,他愿意向父亲一样,去从事自己喜爱的职业。

  “每次我路过地松,总会情不自禁想起田应高和邹彦刚。一晃眼几十年过去。邹彦刚年龄跟我差不多,如果不发生那事,他也有六十多岁了。正巧,今天我刚好满六十五岁。”

  九零后的何相检,是一名消防干部。他穿一身火焰蓝的制服,显得格外精神和帅气,有着超过同龄人的成熟和稳重。

  “爸爸是家里的独子,我是家里的独孙,爸爸走后,我就成了一家人的顶梁柱。爸爸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我向他承诺:我长大了!”

  2015年,何光林病倒在工作岗位上,再也没有回来。那一年,何相检还是一名大四学生。

  “父亲去世那几天,我一直都没有哭过。从小父亲就不喜欢我哭,说男孩子就应当勇敢。安葬好父亲回到家的那个晚上,我躲在被子里,终于哭出声来。”

  “父亲去世后,我在工作、生活中接触到之前熟悉他的人,他们都夸父亲为人正直、做事有担当。我是在人们的讲述和议论中真正的了解父亲的。”

  在伤痛中迅速成长起来的何相检,如今是一名优秀的消防监督执法业务骨干,工作多次受到上级表彰。

  原长顺县公安局巡特警副大队长李大山口中的“他”,就是当时和他一起共事的巡特警大队大队长罗光洪。

  巡特警队员魏涛涛说:“洪哥对我们可严了,训练不过关就加餐,一人不过关,全体都罚练。洪哥对我们又非常关心,逢年过节,就把家在外地的队员,都邀到他家去,让嫂子给我们做好吃的,还让嫂子给我们介绍女朋友。我们从全国各地来的20名队员,都在长顺结婚成家,真正的落户这里。”

  “我很想对他说:洪哥,以前您一直叨念的就是大队的建设问题、我们的成长问题。请您放心吧,大队各方面建设都有了很大的改善,我们也长大了,成熟了。”

  由于工作需要,李大山在2017年5月17日调离公安局,到别的岗位任职。5月25日,罗光洪去世。李大山专门向组织提出申请:在追悼会上,他想再穿上警服,送别自己的好兄弟。组织批准了李大山的请求。

  “如果有机会,我愿意重新回到公安工作岗位,替光洪把警服继续穿下去,把他未完成的工作继续下去。”

  这是提起自己的师傅金德才,辅警何桂兰的第一句话。金德才是福泉市公安局马场坪派出所民警,2018年的一个雨天,在派出所进行一起民事调解时,突发疾病,倒在了调解桌前,再也没有回来。

  王卓,黔南州公安局侦查部门大队长,毕业于四川某名牌大学计算机专业。从穿上警服的那天起,就完成了一份传承。

  在儿时的记忆中,从小他就跟随母亲在福泉县公安局“上班”。母亲工作之余,要照料躺在病榻上的外公,公安局院坝便是他成长的乐园。

  王卓的外公是参加淮海、渡江战役的战斗英雄,从部队专业到福泉县公安局后,积极参与剿匪斗争和侦查破案,后因旧伤复发倒在工作岗位。

  外公去世后,母亲调回都匀,与在派出所当所长的父亲团聚。从此,每天幼儿园放学后,值班室就成为王卓等候父母的场所。很多次,都超过傍晚七八点钟,父母都还没来接他。小王卓只好顺着屋檐,在依稀的灯光下,走几条街来到都匀市公安局值班室。守门的大爷对他可亲了,冬天时,会把火炉烧得旺旺的。火炉旁的小凳、靠墙的木床时时带着他进入梦乡。凌晨两三点钟以后,小王卓才得以依偎在父亲或母亲的怀里回到家中。

  大学毕业后,王卓带着同校的四川女友回到都匀。影片《任长霞》的热播坚定了他俩的信念,同时填报了警察职位的公务员。妻子被惠水公安局录取,分居两地。几年后,妻子才调回都匀。

  “外公、父母、妻子、舅舅、表弟……我们家的警察已达到10名。”王卓自豪地数着。他那刚满4岁的儿子一直梦想着长大要抓坏蛋,也许,这个警察世家的成员还会不断增加。

  那些随时面临着生与死抉择的道路上,一代人走过,后一代人又紧跟随而来,负重前行。正因为有这些继续与传承,所有的牺牲和付出,都已经汇成一种精神养分,催开百花,生生不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ryphie.net/fuquanshi/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