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福泉探索建立矛盾纠纷多元化解112模式

  年初伊始,贵州省委政法委便部署了全年四个季度共4个“项目化”观摩会,每次观摩确定一个主题,分别是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司法体制改革、特殊人群服务管理和社会风险防控体系建设,以期通过“项目化”观摩、“工程化”实施,推动全省政法工作创新发展。

  首次现场观摩会选点在福泉市召开,目的在于观摩学习和总结推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福泉“112”模式。即:搭建1个市级多元调处联动平台——市多元化调处中心,完善1套以“司法确认”为切入点的诉调对接机制,充分发挥第三方调解组织服务网络和基层“三员两站”便民服务网络两个网络平台作用。

  贵州省黔南州委常委、福泉市委书记黄伟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探索建立矛盾纠纷多元化解‘112’模式,是市委、市政府主动适应新常态、推动社会治理方式和治理体系创新的务实举措。通过这一模式推动矛盾纠纷联动化解、多元化解、依法化解,减轻了群众讼累,节约了司法资源,打通了依法、高效、便捷化解矛盾纠纷的‘绿色通道’。”

  2015年10月,因为一场交通事故,邵某将肇事人罗某及保险公司一同告到了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法院了解到双方当事人均有调解意愿,便在征得双方同意后,将案件委托给“市多元化调处中心”指派调解组织进行调解。很快,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握手言和。

  “‘市多元化调处中心’就是整个调解体系的‘神经中枢’,在接受委托后,会根据案件性质,第一时间分流给相应的调解组织。接受委托的调解组织,须及时主动跟进,并将调解进展、结果及时反馈调处中心平台。”福泉市司法局局长颜显洪说。

  据了解,自2013年以来,福泉市在推动司法调解、行政调解、人民调解“三调联动”上积极探索,逐步建立起人民调解与司法机关及行政部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委托调解的对接机制。为此,福泉市在市级层面成立了多元化调处委员会,下设全省首家市一级多元化调处中心,作为市级联动调处矛盾纠纷衔接平台,负责协调调度和督促落实全市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形成了诉调工作无缝对接、矛盾纠纷多元化联动调解的工作格局。

  为确保工作落到实处,福泉市还专门制定出台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衔接联动暂行办法》《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奖补考评暂行办法》等规章制度,并由市政府将多元化调处工作经费纳入财政预算,以此保障人民调解工作正常运行。

  “这一平台的搭建,打通了三大调解之间沟通衔接的管道,发挥了对接中转、分流调度、管理监督三大功能,解决了以往调解资源‘散’、对接‘断’、介入‘慢’的问题,大大提高了矛盾纠纷化解的效率,为依法、高效、便捷解决社会矛盾纠纷找到了‘特效药’。”福泉市委副书记郭兴文说。

  福泉一名群众因工伤事故上访40多年,尽管有关部门多次回访、约访并达成协议,然而遇到的却是反复毁约和提出新要求。就在不久前,在调解组织主持下,当事群众与事故厂方再次达成调解协议,并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这起“马拉松式”调解终划上圆满句号。

  “长期以来,被西方学者称为‘东方经验’的我国基层调解组织,作为化解社会矛盾的第一道防线,解决了大量纠纷,对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是,矛盾纠纷调解后出现反悔的情况是一种常态,虽然在整个纠纷数量中占比不是很高,却是调解工作的主要瓶颈,是提升调解组织威信和调动调解人员积极性的一大障碍。”福泉市人民法院院长杨兆颋说。

  在推动司法改革过程中,福泉市人民法院在司法实践中总结提炼出司法确认制度具有“不收费、抗反悔、可执行、促效率”的特点和优势。通过司法确认赋予调解协议法律效力,突破了“调解—反悔—再调解—再反悔”的调解怪圈,使纠纷能够依法得到彻底解决。

  据了解,从2013年起,福泉市人民法院便以交通事故审判庭为试点,依托交通事故调委会办理司法确认案件,随着试点工作的成功,该院逐步将试点范围拓宽到医患纠纷、征地拆迁补偿、相邻纠纷、劳动纠纷等领域。

  2015年,该市法院正式出台了《关于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实施方案》《审理司法确认案件暂行办法》等文件,为依法有序开展此项工作奠定了基础。截至目前,福泉市人民法院通过开展司法确认工作,有效化解各类群体性纠纷200余件。

  “我院办理司法确认案件95%以上是在3天内办理完毕的,高效快捷,既能够节约当事人的时间成本、金钱成本,也能够节约法院有限的审判资源,解决案多人少问题”杨兆颋说,“司法确认制度作为一项新的法律制度,绝大多数基层组织和人民群众对其是陌生的。为推动此项工作的开展,我院在做好宣传和培训的基层上,主动上门办理司法确认案件,让基层组织和人民群众更直观了解司法确认制度在化解矛盾纠纷中的独特作用。我院办理的司法确认案件95%以上是法官到现场办理的。2015年11月以来,出现了一些当事人主动到我院申请司法确认调解协议的好现象,司法确认工作由‘送上门去’转变为‘找上门来’,充分说明该项制度正逐渐深入人心,为广大基层组织和人民群众所接受。”

  司法确认制度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破解矛盾纠纷双方“后悔药”反复吃的瓶颈与难题。但在现实生活中,纠纷解决过程中的一些“心结”问题无法简单用“法”来解决。那么如何寻找“情”与“法”之间的平衡点,让矛盾纠纷化解既合情又合法,实现情与法的双赢呢?

  福泉市的做法是,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引入社会第三方调解组织,把各个战线退休的老同志或者是在群众中有一定影响力的人士、善于做群众思想工作的同志等纳入调解员队伍或调解人才专家库,构建专业化、规范化、系统化的社会第三方调解组织服务网络,当好矛盾纠纷的“和事佬”。

  2015年9月,福泉龙昌镇吴姓群众及其次女因家庭侵权纠纷,将其长女及女婿诉至福泉市人民法院。该案是由家庭纠纷引起的,如果按法律程序审理,只能解决当事人的诉请,家庭纠纷仍然得不到有效化解。为不让双方因为家庭纠纷出现“赢了法理,断了亲情”的情况发生,通过与双方当事人沟通同意,福泉市人民法院委托社区调解委员会从情、理、法多角度做劝解工作,终于成功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既解决了双方的诉求,又化解了双方的“心结”,维护了家庭关系的亲情,全家满心欢喜。

  “由于第三方调解组织调解人员具有中立性,工作实践中方式灵活、贴近群众,很容易得到当事双方的信任并为其接受。”福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萧家明介绍说,“一年来的实践证明,我市依托‘112’模式不仅有效化解了大量矛盾纠纷,更是将很多矛盾纠纷定格在起始萌芽状态,为推动整个福泉市的平安发展奠定了牢固的法治根基。”

  据了解,目前福泉市以行业系统为基础,建立健全了医患纠纷、交通事故、消费权益、征地拆迁等7个行业性、专业性矛盾纠纷第三方调解组织。同时,福泉以基层调解组织为基础,整合乡镇街道综合、司法、村(居)、两代表一委员等基层社会治理资源,建立基层人民调解组织80余个;2015年共受理调处各类矛盾纠纷2123件,成功调解2068件,调解成功率达97%,90%以上的矛盾纠纷及时化解在基层一线。

  贵州省黔南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吴胜华说,在“112”模式探索实践中,发挥调解组织作用是基础,依靠法治解决问题是保障,整合资源形成合力是关键。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总结经验,完善机制,不断提升基层社会治理能力和法治化水平。

  近日,黔南州委书记龙长春对福泉“112”模式作出批示,要求全州范围内认真总结推广此项经验。

  据悉,2015年,福泉市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明确为全国50个中的贵州省唯一一个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示范法院;2016年3月,福泉“112”模式成为贵州唯一入选全国31个“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创新项目”之一。

  “这一平台的搭建,打通了三大调解之间沟通衔接的管道,发挥了对接中转、分流调度、管理监督三大功能,解决了以往调解资源‘散’、对接‘断’、介入‘慢’的问题,大大提高了矛盾纠纷化解的效率,为依法、高效、便捷解决社会矛盾纠纷找到了‘特效药’。”福泉市委副书记郭兴文说。

  福泉一名群众因工伤事故上访40多年,尽管有关部门多次回访、约访并达成协议,然而遇到的却是反复毁约和提出新要求。就在不久前,在调解组织主持下,当事群众与事故厂方再次达成调解协议,并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这起“马拉松式”调解终划上圆满句号。

  “长期以来,被西方学者称为‘东方经验’的我国基层调解组织,作为化解社会矛盾的第一道防线,解决了大量纠纷,对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是,矛盾纠纷调解后出现反悔的情况是一种常态,虽然在整个纠纷数量中占比不是很高,却是调解工作的主要瓶颈,是提升调解组织威信和调动调解人员积极性的一大障碍。”福泉市人民法院院长杨兆颋说。

  在推动司法改革过程中,福泉市人民法院在司法实践中总结提炼出司法确认制度具有“不收费、抗反悔、可执行、促效率”的特点和优势。通过司法确认赋予调解协议法律效力,突破了“调解—反悔—再调解—再反悔”的调解怪圈,使纠纷能够依法得到彻底解决。

  据了解,从2013年起,福泉市人民法院便以交通事故审判庭为试点,依托交通事故调委会办理司法确认案件,随着试点工作的成功,该院逐步将试点范围拓宽到医患纠纷、征地拆迁补偿、相邻纠纷、劳动纠纷等领域。

  2015年,该市法院正式出台了《关于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实施方案》《审理司法确认案件暂行办法》等文件,为依法有序开展此项工作奠定了基础。截至目前,福泉市人民法院通过开展司法确认工作,有效化解各类群体性纠纷200余件。

  “我院办理司法确认案件95%以上是在3天内办理完毕的,高效快捷,既能够节约当事人的时间成本、金钱成本,也能够节约法院有限的审判资源,解决案多人少问题”杨兆颋说,“司法确认制度作为一项新的法律制度,绝大多数基层组织和人民群众对其是陌生的。为推动此项工作的开展,我院在做好宣传和培训的基础上,主动上门办理司法确认案件,让基层组织和人民群众更直观了解司法确认制度在化解矛盾纠纷中的独特作用。我院办理的司法确认案件95%以上是法官到现场办理的。2015年11月以来,出现了一些当事人主动到我院申请司法确认调解协议的好现象,司法确认工作由‘送上门去’转变为‘找上门来’,充分说明该项制度正逐渐深入人心,为广大基层组织和人民群众所接受。”

  司法确认制度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破解矛盾纠纷双方“后悔药”反复吃的瓶颈与难题。但在现实生活中,纠纷解决过程中的一些“心结”问题无法简单用“法”来解决。那么如何寻找“情”与“法”之间的平衡点,实现情与法的双赢呢?

  福泉市的做法是,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引入社会第三方调解组织,把各个战线退休的老同志或者是在群众中有一定影响力的人士、善于做群众思想工作的同志等纳入调解员队伍或调解人才专家库,构建专业化、规范化、系统化的社会第三方调解组织服务网络,当好矛盾纠纷的“和事佬”。

  “由于第三方调解组织调解人员具有中立性,工作实践中方式灵活、贴近群众,很容易得到当事双方的信任并为其接受。”福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萧家明介绍说,“一年来的实践证明,我市依托‘112’模式不仅有效化解了大量矛盾纠纷,更是将很多矛盾纠纷定格在起始萌芽状态,为推动整个福泉市的平安发展奠定了牢固的法治根基。”

  据了解,目前福泉市以行业系统为基础,建立健全了医患纠纷、交通事故、消费权益、征地拆迁等7个行业性、专业性矛盾纠纷第三方调解组织。同时,福泉以基层调解组织为基础,整合乡镇街道综合、司法、村(居)、两代表一委员等基层社会治理资源,建立基层人民调解组织80余个;2015年共受理调处各类矛盾纠纷2123件,成功调解2068件,调解成功率达97%。

  黔南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吴胜华说,在“112”模式探索实践中,发挥调解组织作用是基础,依靠法治解决问题是保障,整合资源形成合力是关键。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总结经验,完善机制,不断提升基层社会治理能力和法治化水平。

  近日,黔南州委书记龙长春对福泉“112”模式作出批示,要求全州范围内认真总结推广此项经验。

  据悉,2015年,福泉市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明确为贵州省唯一一个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示范法院;2016年3月,福泉“112”模式成为贵州唯一入选全国31个“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创新项目”之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ryphie.net/fuquanshi/180.html